玖珑湾
吉码少儿编程
长星
兴平网APP
03
查看: 18688|回复: 1
收起左侧

【家住兴平】一个兴平人的不凡人生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17

主题

20

帖子

883

积分

高中生

Rank: 4

积分
883
发表于 2020-12-3 08:55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陕西
本帖最后由 绿风 于 2022-6-19 06:26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看见兴平解放  经历曾经辉煌   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——父亲的回忆 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根据家兄口述整理/绿风

       今年春节有人给我推荐了一篇网络文章,标题为:70年前的今天,兴平解放!(微信公众号:风尚兴平2019.5.19),文中运用大量的图片,展现了兴平旧貌换新颜的历史,以及人民生活日益美好的变迁。看后令人振奋,深为兴平及祖国的富强而自豪和欢欣!前面两位老人讲述兴平解放当天的事情,也让人印象难忘。其中魏老先生提到了我父孔庆会的名字,一时让我感慨万千!

       往事如烟,思绪连连。和晚年父亲的促膝长谈,虽是少的可怜,然而就这不多的几次,让我了解到父亲的过去,也是曲折波澜,石破惊天!回忆父亲,泪涌如泉…痛失严椿二十年,峥嵘岁月如昨天!
085549sswejwzeeebgkuoe.jpg

             少年磨难 心境坦荡

        一九四七年的春末,西安国民政府的某所监狱(青年路附近),关押着一名年仅十八九岁的犯人,这便是从陕西淳化县押解到省城受刑的我父孔庆会(曾改为孔庆华)。该县政府地政科的一员,将国军驻防区的军事要图上百卷,让贼人洗窃一空!

      这应是父亲一生中最为痛苦的记忆,1946年的5月5日!国民政府由重庆迁往南京,举国欢庆。一年后的这天,全国仍隆重纪念,史称“还都纪念”。淳化县的政府大院,晚上放电影以示庆贺。在县地政科值班兼住宿的父亲,被一个人邀请,一起看了电影。然而回来…,等待父亲的却是灭顶之灾:整个地政科门撬窗倒,室内一片狼藉,国民政府花了尽一年的心血,新绘制的北五线(县?)行政地图全部丢失!百口莫辩的父亲差点被毙,河南籍的师长不知何故网开了一面,我父才免于死难!

注:抗战结束后,国民政府曾举行过一次大规模的国土普查测量活动,北五线土地普查的图纸资料,暂存淳化县地政科。父亲说那是全国的第一次土地普查。

       这是你的第一次的磨难?我曾问晚年的父亲。不,不。父亲痛心的叙述了年少的第一次罹难……。

        大概是1945年的6月,父亲从宝鸡的中专毕业,那时的学校也不分配工作。经熟人推荐有个人说他能在省城给父亲找份工作,诚实善良的祖母和父亲都很高兴,盛款来人,并让父亲携带盘缠和打点,同来人一道去西安。到了之后,在一个大门前,来人要了父亲的打点钱,说等一会儿他出来,就会说好的…,然而这一等就是大半天!最后才知是上当受骗!此处无这人及他说的某某某,如雷轰天,父亲差点气断。

        西安,父亲并不陌生,初中就在这儿念。按说,既然上当,咱回去就是,以后可以重来。可当时的父亲,这口恶气难咽!既无脸面回家,又难沿街讨饭!家中的老母和妻子还在祈盼,怎么办?万般熬煎的父亲做了个大胆的决断:投军从戎上火线!

注:父亲就读的是省立西安二中,抗战时期的一所“流亡中学”,西安招生(收了学费不退)。与流亡到陕的“河南大学”合并,因西安常遭日军飞机轰炸,故获准西迁宝鸡虢镇。

       这个抓壮丁都无人去的差事,对父亲来说,却成了救命的稻草。当时的西安街头,正有军阀招兵买马,虽少人问津,父亲却主动要求。招官见是一个学生,也是满脸的不屑,问到父亲的本事时,却是大吃一惊,忙说我们部队就缺测绘兵,你是搞技术的,绝不让你打仗。就这样,父亲当了国民党的兵,家里并不知道他在西安的遭遇,而他还写信谎报了平安!

       父亲随军(可能都没摸过枪)在铜川耀县一带,最后落脚淳化。经历了国共两党抗日末期犬牙交错的战争,提及往事,父亲话语深沉……。

        原来从小立志报国的父亲,在选择学校时有意报考了测绘学校,这主要受孙中山建国策略,大力发展铁路的影响。上学时,他就接触到共产党的一些说法和事迹,学校里也有共产党的人,如他临班的班主任(4班)王敏慧就是共产党(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曾任西郊中学党委书记)!那时的学生,都很向往陕北。
(注:1941年冬成立的宝鸡测绘学校,是原中央陆地测量学校的第一分校)
   
085550nh6zyo89f86nbzc9.jpeg
  (孔庆会上世纪50年代写的入党申请书。今存兴平市档案局)。

       在西安坐了一年监的父亲,约在1948年夏迎来了一线曙光。一个监狱的看守就很纳闷,这里押的不是江洋大盗,就是共党要犯。这个年轻人好像都不沾边?通过交谈才知此人遭了暗算,蒙受大冤。嘘息长叹,也是无力回天!……最后说能否让你家里想想办法?病急乱投医的父亲想都没想说了地址…,那知就这一句话,使原本富裕的小康之家,一下顿入了贫穷的万丈深渊!

       消息传到了兴平,急坏了我的祖母,四处打探怎样才能将人救出来?有钱能使鬼推磨!窑头(父亲的舅家)我伯说,是他托人找关系,我姑(我祖母)给了二百块(银元),打听到了兴平有一个叫万国基的人,可以说上话。通共罪,最低200元方保不死,至于能不能放回,还很难说。没办法,我姑变卖地产30多亩,房产数间,东凑西借,凑足了钱(多少忘了)拿了去。听说,陕西的共产党都是他在捉匪放匪,只要给钱,级别再高都敢放。

       1948年的后半年解放战争的炮声已到了西安,当时监狱来了一个所谓的上级视察,看到我父便说:“这么大的一个娃娃,怎么也关到这里,这不糊弄呢么,打开,打开,赶紧放了,放了。共产党马上就打进来了,还不积点阴德?这娃还不快跑。走,走,走。

       就这样父亲走出监狱的大门,没办任何手续,监狱人还交代…先不要回家,怕翻了船再抓住。

        父亲在西安也听说了他们这批犯人,说是共产党劫狱了,人跑完了,不了了之。先是在外地躲了几个月不敢回家,大约过年,春节前跑回来。到了5月份,也就是魏成德老人回忆中说的,天亮了,兴平解放了。应该说魏老先生和父亲一起见到了兴平的解放!

      母亲讲:为救你大,咱家贱卖了30多亩地和祖宅房产,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!已经穷的揭不开锅。当初咱们家共计12口之众,实在生活不下去,只好将窑头你伯——你婆她娘家侄,全家送回窑头,自食其力。咱和你二伯两家人住在仅有  4尺宽的一间走道里,你二娘经常发牢骚埋这怨那,都是你的好儿子害的全家这样!指桑骂槐,鸡犬不宁。你婆和我也有苦难言,以泪洗面…。

085550gjd33xcw91dgi1c3.jpeg
(宝鸡峡水利灌溉工程高干渠兴平城北段)

             初出茅庐 青春闪亮

       生活如此之艰辛!父亲不顾祖母和母亲的反对,偷跑步行到西安省府寻求生计。那时社会还不稳定,新中国即将成立,国家急需有文化的人,我父很快就找到了工作——陕西省地质测量队。成了一名为祖国寻找矿产资源的职业者。既解决了家里的艰难处境,又使自己的知识得以发挥。父亲高兴的说,原来外边的天地真大啊,真是树挪一步死,人挪一步活啊!

       那时的他们,工作的热情特别高涨,不知疲倦。能为新中国的建设,贡献出自己的青春,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光荣。如最早的铜川煤矿,韩城煤矿及宝鸡陇县有个什么金矿,以及西安通往陕南的什么公路铁路的勘探测量,兴平302部队铁路、还有水利工程高干渠的测量;都有他们愉快而不知疲劳的汗水。提起这些往事,父亲有一种自豪和优越感,说他们的青春没有白活。

       上世纪五十年代,父亲凭着一身的才华,又被县文教卫生局选中做为会计。主管兴平学校、医院、文艺团体、文物文化等单位的筹建和规划。解放不久的兴平也是百废待兴,父亲经办的西南两所学校和在县城附近盖的一所中学,因质量好花钱少工时又最短,成为咸阳地区的样板工程,受到领导和群众的赞扬,使父亲一时名声雀起,人称“工程师”!
   
085551byrv335zppro3qqs.jpeg
(原兴平教师进修学校大楼,大阜基建队承建 。经现代装修仍显大气)

       后来父亲调到了城建局工作,城建工作好像更是父亲的对口专业。他先后参与制定过兴平十年,二十年规划蓝图的设计及兴平各行业工程的设计、监理等工作。如兴平最早的人民医院、北十字的人民饭店、电影院,秦岭公司的后续民建、兴化厂址的选定等。听上一辈的一些人讲,你父亲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建筑大师,连秦岭公司国家派来的工程师都竖起大拇指称赞说:“我不行,我不如你们的孔师傅”。

       据我观察,对水准仪之类的仪器操作,那可是父亲的拿手绝活,既快又准!

       最值得骄傲的是1955年初春,父亲出席了“全国绿化工作会议“!史称第一届全国绿化工作会议,当年兴平武功和扶风三个县选一个代表,父亲荣幸当选。在北京,见到了除毛主席之外的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!父亲还在天安门前留影纪念!可惜照片丢失。

       听上辈人说,你父亲曾建议在兴平建一座年产百万吨的水泥厂,被政府采纳并任命为厂长,负责筹建工作。后因大跃进规划调整下马。人民公社成立后的农村财务不健全,不规范,你父又被调入农业局,分期、分批给兴平全县农村生产队和粮食系统的各单位培训财会人员。其中就有备战库(简称二库,今兴平国家粮食储备库)算盘打的滴溜转的穆兴驼会计。

       父亲说,当初兴平地区的会计,是他和娥子村叫贾可为的人培训的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动乱岁月 初心不忘

        好景不长,文革开始了,父亲也因历史问题,倍受折磨。一向靠技术吃饭的父亲,被打成了反动分子。我偶尔问起父亲,叫你看电影的人是谁?咱咋能成专政的对象?父亲拍拍我的头说,瓜娃些,你还年轻,不懂啥,那时人人自危,避我的人都来不及,既就是说了人家,人家也不承认。连我一块上学的,分配到胡宗南的部队的不少,现在活着的那个能胜我?像陈志平的女子都近20岁了,因是国民党军医的娃,没人敢订(婚)。高忠仕,咱们的老文教局长,被逼得…,到马干村的棉花地里喝了农药,死的有个啥名堂嘛!302铁道隧洞设计者马干人,我同学,说是问题不大,还不是坐了牢?共产党的天下,谁敢不从,大~,现在活着不是很好吗,这点委屈和共产党人死了多少,连个名字都没留下,白死了的人比,咱强不到哪里去!
注:302部队铁路隧道(今宝塔山油漆厂东)的设计,因未考虑兴平未来的发展,当时认为涵洞过低,设计人由此获刑。

085552kkh7v0viz7nqvvqx.jpeg
(驻兴302部队铁路线,现涵洞为后来改造。宝塔山油漆厂东)

       岁月动乱人心难辨。老实的父亲好像一直处在被人利用的边缘,用时叫爷,用完脚踹。兴平的“一平三端”运动可谓是轰轰烈烈(一平指地平,三端指路端、渠端和树端),靠边站的父亲突然能靠前站了。平整土地要科学需测量。父亲发挥了特长…,到了晚上还要上批斗会:反动分子孔庆会嘴一张线一放,我们贫下中农就要汗直淌,他干轻活我们累死累活,要坚决批倒批臭!

      文革中父亲被县建筑公司,那时叫建筑社聘请为技术员。民办干部,挣工分!据说群众自发的要在今天的北十字广场塑一个毛主席像,以示兴平人对领袖的无限热爱。而当时正准备在北十字的北边盖人民旅社…,干过城建的父亲,深知远景的兴平发展,县际公路可能要经过这里!说这些都不妥,让人听见遭检举,又被贬回农村。后来,人民旅社(今北十字广场的社区医院)拆了一半,高二十米的毛主席像水泥基座,还是父亲领我村的人炸掉。

       建筑社的几年可以说是父亲的又一鼎盛!除负责日常的施工技术监督外,父亲还要设计刻画图纸。最令建筑社高兴的事…,是当拿着父亲设计的图纸挂靠审批时,审批人一看是孔庆会的签名,立即盖章,说兴平的老孔比我资格还老!
085552gezwzb4zh6hyvo46.jpg
(1959年7月22日兴平县水泥厂临别留念  前排左起五为孔庆会)

       1972年,大阜公社成立了基建队。父亲的职务是技术员。说是技术员,其实揽包一切。从工程预算到决算,图纸的设计与刻制,材料的收验和加工指导,还有财务的管理等,日常监工更是本行职责。我所能知道的几个工程,如南位地段医院,马嵬中学教学楼,西郊中学的化学实验楼,兴平教师进修学校楼,大阜一中,二中,橡胶厂的几个车间楼,原运输公司的主体建筑,火葬厂,石油公司油库等知名工程,父亲都参与过。这也是大阜基建队在兴平名噪一时的原因。

       看到父亲的能耐后,大队革委会硬是将父亲要了回来,说是大队也要组建一个基建队,开办一个村办企业。

        当时大队也没有钱,要盖大房(车马店),除打些胡基(土坯)外,钱根本不够用,怎么办?我父亲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说是在山西有用棉杆盖房的成功案例,他参观过。大队书记说:爷,你说咋弄就咋弄,只要咱村办的企业能干起来就行,你是专家,工程师,咱这些土农民跟着你就行。父亲说棉杆拔后不要分掉,全部挎净晾干,参差集束扎成捆,做成24工分粗的拱形。再一个个拼接就成一个大碹 (xuan),上覆易取的轻质木材及油毡做顶,盖一个长25米,宽8米的大车间(车马店),不算工钱,大约几百元即可盖成。

社员听了都很高兴,于是立即动工。谁知这却是父亲一生中最大的败笔!

       当父亲日以继夜的教怎么扎,有多粗,怎样链接得好时,社员却只管完成任务挣工分,验收的人全凭眼断都收下。而大队书记更图美观,抛弃油毡顶的设计,改成了大瓦(机瓦)房。大房建成了,车马店生意兴隆,全村人一片高兴…!而我的父母却提心吊胆,忧心忡忡。每逢下雨,即是三更半夜,在母亲的催促下,父亲也要披上布口袋查巡大房,生怕有所闪失。负责经营的梁建忠说,老孔你担心的对,房塌了,咱都是罪人。
       一年之后,一场连阴大雨,不堪重负的棉杆房终于塌陷。虽没有额外财产损失,毕竟是全大队人的心血。这时的大队书记变了脸,都说棉杆盖不了房,你看咋办?是赔钱还是坐牢,你选择!父亲没有辩解,大队请来了县上的有关专家和多个部门的领导,进行鉴定,想把父亲送进监狱。

085553ryyyybxyywir6c4g.jpeg
         
(北环路西段原酿造厂宿舍楼,全砖拱无楼板房,1976年,北门人承建。现已残缺)

       建筑公司、公社干部和县上领导到现场一看,整个大房没有一梁一檩。感到非常稀奇,都说兴平还有这样的能人,用棉杆盖房,真是从未听说。这事惊动了县革委会的王震寰主任,王县长看后也很惊讶,说我革命了几十年,还没见过这样的新生事物。也是王书记一句话的肯定,才免去了父亲的牢狱之灾。其实父亲与王震寰素昧平生!1987年,在咸阳面粉厂(今五得利公司)的工程中,拨款方的银行行长,我们的王震寰书记,强令建筑商聘用父亲做监理,已是后话。而父亲给我家盖的棉杆房寿命达十年之久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老骥伏枥 雄心更强

       由于工作的态度认真,凡是难度较大的工程,各行各业都争抢让父亲接手,晚年的父亲,迎来了他人生的又一辉煌。唯一的县级杂技团(兴平杂技团)的团长,也找上了门,说是他看到了一个非常新颖的节目,飞车走璧。想请父亲出山,设计制造一个能在壁上行走摩托车的道具。由于对飞车走壁印象全无,于是王团长把父亲领到他的老家,看了几天节目,父亲答应说可以!由于王团长老家飞车走壁的道具用钢丝网制作,是跑自行车的。人从外观看…,父亲提出若要跑摩托车,安全系数要更大,必须采用钢木结构,人从上边看,亲临其境…,效果更好!王团长非常的高兴,满口答应材料的供应。
       这可难坏了父亲,在没有任何借鉴的前提下,父亲既要构思,又要计算…。完成了图纸的设计,也无人审核,整个工程的建设也像走壁的飞车,速度飞快!

        首场飞车走壁的惊险表演,博得观众的惊天掌声!然而幕后的父亲却亲自把守壁门,为演出把好最后一关。多年后,每逢飞车走壁在县城演出,王团长都要亲自登门,送上几张票,上盖红红的“赠”!

       兴平杂技团飞车走壁的成功,惊动了陕西省杂技团,省杂技团大胆推出一个能跑汽车的飞车设备(出租车大小的汽车),聘请父亲再度出山!省杂技团团长说,这是一个带有政治性的任务,是为建国多少周年,省文化厅给西安市文化局下达的一个上京演出的任务,而且要出访国外,任务艰巨,时间有限,孔师傅一定要替我们拿下这个光荣的任务。

085554qqqxs6ix9h9ok6dq.jpeg

 (国营秦岭公司旧楼 北门大队参与基建,)
       省杂技团提供的图纸父亲研究了三天,依据兴平的经验提出了诸多的修改建议。省杂技团的领导和顾问高兴地说看来这次找对人了,图纸只是参考,一切孔师傅说了算!每次都是要重新构思,这么艰巨的任务,父亲很是顾虑…,杂技团的团长说,孔师放心!你提出的任何要求,我们都无条件的接受。父亲当时就提出,必须有进口的美国松木,鞍钢的上好钢材,什么地方的螺丝要怎样的规格等条件,杂技团领导一一答应,说没有咱这省级单位搞不到的东西。

       人常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和胸有成竹。在我看来是宰相肚里已有船和心中已经有了数!面对堆积如山的建筑材料和施工设备,外行人也许会发毛。然而在父亲的手下,一切都有条不紊,按部就班!施工期间,遇到很多技术难题,如全部道具的零配件,组装要放大样,难度之大,一般工人都不懂,也不会,只有听父亲说咋弄就咋弄,其中的木工,气焊工,电焊工,钢筋工,架子工,测量工,都是父亲一人亲临现场,手把手教。你想,一个要托五吨汽车的道具,还有飞车的冲力,要在父亲的施工下诞生,压力和造原子弹相当!

       记得最清的一件事…,一切都安装好的飞车走壁,就要公演的时候,父亲却更加的疑虑:500多人的看台下,高速旋转的汽车冲力有多大?越到上面,越接近观众,运动力度会不会越来越大……?万一木板承受不住,那极有可能是一次重大的演出事故!为了一防万一,父亲给杂技团提出了这个疑虑,说“大木桶”要再用一块240×240(一砖宽)的大型角钢,加固一下。这样方保安全系数更大,更可靠,更稳当。

        在没有特殊工具的情况下,要将那么大的角钢弯成一个特定的圆弧形,谈何容易!难煞了我的老父亲!好几天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……。最后还是张新魁(兴平子孝村人)师傅悟性大,说借几个200吨的千斤顶,咱焊一个标准弧度的道具模型,边用氧气烧,发红,发软,再用千斤顶…顶!顶到为止,结果一举成功。
   
085555qr9yz9vejr6he1m1.jpg
      (1990年 孔庆会北京留念)

       雄伟气魄的大型杂技表演——飞车走壁,在省体育馆隆重登场。当天就吸引了上万的观众,场面恢宏!在那个年代,这个设备也算得上一个“国之大器”!省文化局500元的奖金,算是对农民身份父亲能力的肯定和智慧的表彰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晚年沧桑 夕阳悠长

       改革开放后,父亲年老志不衰,紧随新时代。有人让父亲承包庄头棉绒厂,父亲没有经验不敢接。建筑行业熟,大阜基建队解散后,父亲自办建材厂,1982年,3.3米的楼板只卖15元。

       宽厚的父亲还办了许多的冤事…,1981年,因是自己承揽,完工后迟迟要不到工程款。当时父亲已离开了大阜基建队,公社来人肯请帮忙。一头是事业单位,一头是集体企业,两边都是熟人,公对公,左右难。心急的张石僧(西郊中学总务主任)大闹文教局,说我同学孔庆会因我给咱局盖房(西郊中学化学实验楼),一年多不给工程款,我的脸往哪儿放?最后竟气急晕倒,不久病故身亡。父亲也很是惋惜,说后悔去找他老同学了。

       而认为最有经验,创建过兴平县砖厂(轮窑)的父亲,在筹办自己的砖厂时,却经历了人生中的滑铁卢!不暗世故,做事耿直的父亲听到银行贷款还要吃回扣?有困难找领导!挺时髦的话。父亲当年就用了。通过村、乡两个书记,钱要回来了,可自己不能用,村、乡借用…,竹篮打水一场空!后来乡上的钱没还上(贷款人的名字还是父亲),对薄公堂,牛济鹏(已故咸阳市委付书记)乡长说咱确实对不起老孔!父亲也很感叹,现在的领导,哪个体恤民办企业,非得法庭上见……。最后父亲的创业梦,也像他衰老的晚年,偃旗息鼓。

       奋斗终是自己愿,人有志向不遗憾。父亲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到毛主席!可惜一九五五年上北京开会没有见到,1956年纯属个人原因去了北京,还是没见到!……1990年,一个朋友,铁路机械厂(电务处)的退休工人,邀请父亲去他东北的老家坐一坐。在北京转车,父亲拜谒了毛主席纪念堂,算是完成了终生的愿望。     
     
085556kfuusx8hxthl0a7b.jpeg

       恕我粗心,父亲有生之年,从未提起过县西街,有他个小学的同学魏成德。魏老先生(2009年)讲述兴平解放的故事,使我激动万分!今天(2020年4月15日),有幸拜见了老前辈,激动之情难于言表。九十六岁的老人听说我是孔庆会的后人,也很激动。就用老人的话语结束此文:你父(孔庆会)虽不是共产党,但绝不是国民党反动分子。是共产党最信得过的朋友,是为兴平做出过贡献,有一定名望的人!




摘自微信公众号《风尚兴平V》


来自安卓客户端
汉风唐韵  人文兴平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5 天前
  • 签到天数: 377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9]以坛为家II

    1981

    主题

    2438

    帖子

    2万

    积分

    超级版主

    Rank: 11Rank: 11Rank: 11Rank: 11

    积分
    21277
    发表于 2020-12-3 10:29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陕西咸阳
    文化人
    来自苹果客户端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